關於部落格
亂倫
  • 18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有臉沒臉,回家過年

  臨近春節,在外漂泊的億萬年輕人將踏上歸鄉的旅程。對他們中的不少人而言,“回家”既讓人感到溫暖,同時也感到一種壓力。相對於父老鄉親很高的期待,“沒臉回家”成為一些年輕人的感受。(12月24日《人民日報》)   當“沒臉回家”成為一張國家大報上的重點關註,這種溫暖而堅硬的鄭重其事,所傳遞出的信息無疑有二:一是“沒臉回家”已然不是少數個體年輕人的焦慮,很可能是有著龐大樣本量的群體表徵;二是這種群體性焦慮,不僅僅是一個群體的情緒表達,所折射出的乃是一個社會或者說時代背景下的問題表徵。   這種壓力顯然不是單維度的,在這個匆忙的時代里,年輕人所遭遇的社會尷尬,除了工作上的困頓外,還伴隨著情感上的空白、信仰上的缺失、真切存在的個體孤獨。當然,更大的“無臉”心病,恐怕還是在於逼仄的社會空間里,個人成長中的茫然。不得不正視,在洶涌的“官二代”、“富二代”時代頹勢中,個人的命運前途以及成長空間,已然被這個時代所裹挾而變得板結。因於這樣的時代特點,個體的努力進取,在人的社會化融合中,所起到的作用似乎越來越變得蒼白了。   而在同時,傳統觀念並未緊隨著時代變遷,發生著及時的更新。那些在外漂泊的年輕人,在故鄉的親人眼裡,在自己的眼裡,可能有著完全迥異的形象想象和現實。曾有好事網友,還專門把各行各業的屌絲們,粗線條式地根據相關聯的群體給予了不同的形象設定,這既是一種自嘲,又何嘗不是對社會分工下角色衝突的真實描寫。於此而言,相對於父老鄉親很高的期待,“沒臉回家”成為一些年輕人的感受,也就不足為奇了。   不過,回到最真實的個體存在來說,時代的無力感,或許是抹之不去的痛感,但是,相較於此,回歸到最朴素的情感需求,或許是更值得珍視的個體選擇。所有“沒臉”,在大多數時候,是不是自己功利心下的自我加壓呢?只要自己努力經營了,不負青春年華,又何談沒臉呢?再者說,以此犧牲久違的鄉戀,實在是不划算之舉。要知道,鄉愁之不可承受之重,在人的情愫海洋中,任何一種游離的飄搖,都正如詩人餘光中筆下“縱的歷史感,橫的地域感。縱橫相交而成十字路口的現實感”。這種現實感,是可以超越時代的無力,以及寡淡的虛浮。   近臨新春佳節,親人在家等著你,盼著你,合家團圓,喜氣洋洋,這就是過年的全部意義。所謂的追婚高壓、所謂的收入追問,以及其他所有的問題轟炸,只不過是自個臆想出來的年終不安和焦慮。充其量,那也不過是種嘮叨,而嘮叨中糅合著柔柔的親情和滿滿的關心。畢竟,平時難得見上一面,可能大人們也不知道跟我們聊什麼,老生常談的追問也只是想找個話題,延續這或許已經疏離的親情。而這種親情恰恰是我們格外需要用心珍惜的。   幾年前,有一首流行歌曲這樣唱道,有錢沒錢,回家過年,可謂唱出了無數在外漂泊者的心聲,套用這句現成的歌詞,有臉無臉,回家過年吧!   文/高亞洲    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有臉沒臉,回家過年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